不听派

A红8蓝绿黑。

【横雏】从相遇开始喜欢你 D

ABO简直要被我写没了,我就忽略不计了。辜负想看ABO的姑娘了。下次开车,为啥我最近老开车。明明驾照还没下来。

————————————————————————

“可是小动物始终是小动物,会有不卫生的地方,你那么和他们亲近会传染上病,况且宿舍里他们也不一定都会同意啊” 
“横山裕,我要求养只猫咪” 
“不行” 
“横山裕!” 
“说不行就不行!!!” 
呦呦呦小样你还脾气上来了“你给我停车!我要下车,我不要跟这个强权主义的人说话!!!!!” 
“说啥呢,咱俩谁强权啊”yoko一把搂过hina,把hina抱了个满怀“我在这里,你还要去哪里?” 

回到宿舍hina还是闷闷不乐,都怪横山裕这家伙啦,他不让自己养宠物 
“你还生气啊...”yoko小狗状贴在hina身旁 
hina把脸扭到另一边,真是不想理他啊 
“可是哥难道有我不够么~我现在不像小狗麽~”hina干脆直接闭上了眼,横山裕你当我说话都是放屁,我说的分明是我想养只猫。
“那....没办法了,咱们回宿舍好不好,用电脑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品种适合现在咱们的环境养的....”yoko开始下圈套了~ 
“咦?!真的咩?!好啊好啊~”hina立马换了表情拉起yoko往屋里走,真是0.5个天然 
maru一看这种情况赶紧拉着subaru准备出门“走吧,咱们今晚去蹭okura家的大床了。有人要办正事了~” 
“可我不想睡别人家啊!!!!!!”subaru抱着自己的被子不肯撒手
yoko从卧室出来,一爪子拍在maru脑袋上“maru,我跟你借点东西,你给我拿一下呗~” 跟hina呆的时间长了,好的不学,这pia头一等一的流利
同为小攻,此时无声胜有声啊~一切尽在不言中,maru迅速从抽屉里翻出点啥“给你,真是的,不了解自己情况么,不懂得自己买~” 
然后又扭身扎进subaru怀里“哥我们今天不能带套了呢~我怕yoko一个不够给了他好几个呢~我们今天就来赤膊上阵吧!!!!” 
“maru,今天你去跟门口的狗睡吧” 
“没事的,我早就习惯你,你们继续.....” 
“yoko啊,这个好不好呢,折耳超级萌的啊”hina亢奋的指着屏幕上的图片
比我还萌么?我也很萌啊,不过我知道哥现在眼里看不到我..... 
翻身把hina压倒,自己现在真是没地位啊...... 
“横山裕,你答应我什么了啊,你说的是让我看猫咪的啊~” 
我就不知道我在在外面挺能说的怎么对上hina这双全世界最好看的眼睛就词穷呢~“你看看我啊,你先看看我啊” 
“我天天都能看见你,还看你干嘛....” 
“hina!!!!!” 
“好啦看你看你~” 


——————————————————————-

为啥没人跟我聊天QAQ,好撒鼻息,这么撒鼻息要写不出来了


【横雏ABO】从相遇开始喜欢你 C

 

滑雪场 

“hina你不行吧自己”yoko打横抱起hina,可能刚才在车上累到hina了,开车还好,走路很是辛苦啊,每次做完都不舍得他下床果然是对的啊 
“kimi这这么多人呢,你扶着点我就好啊,我自己能走的”hina想推开yoko自己下来走,可是yoko怎么那么容易放开他 
“你老实点啊,如果你明天想一早出来滑雪呢,就乖乖的听话啊” 
“...........”hina一阵无语 

“嗯hina表现不错啊~还是双人床呢~” 
“你才不要乱说,这是大仓忠义那小子定的房....”hina羞答答的回答着yoko 
“好了好了不重要,我抱你去洗澡,然后你好好休息一晚我们明天才能好好玩对不对~” 
“嗯....” 


“唔嗯~”yoko早早的就醒来了,以至于hina睁眼的时候,摸摸旁边已经凉了呢~“诶,kimi呢?!”可是还是好想睡啊~于是hina翻个身就又睡着了 
“hina,还没起么”yoko推开卧房门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hina抱着枕头睡的正好,阳光从窗户照进来,洋洋洒洒的落满hina周围,好像就真的跟天使一样睡在床上,真是不忍心叫醒他啊,可是都八点半了,不要出去玩了么? 
“hina~醒醒吧”yoko坐在床上,轻轻拍着hina

“嗯...不要”hina还在挣扎 
于是,就出现了下面这个画面,yoko扛起hina搁到了盥洗室的洗漱台上,大理石的洗漱台在冬天的早上也是冰凉冰凉的啊,hina一下就激灵了“yoko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啊” 
“哈,hina你还要不要去滑雪了,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啊,我知道我昨天是累到你了啊,可是是你自己说的要早起去玩的啊~” 
“那我起不来嘛,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你就不知道叫醒我的么?” 
“所以我现在不是把你叫起来了吗,所以啊,”yoko把挤好牙膏的牙刷伸到hina嘴里“要洗漱了呢,还是你希望我亲自给你洗漱呢” 
hina迅速的摇了摇头,赶紧对着镜子刷起牙来,yoko不禁感叹啊,我这个爱臭美的Omega啊,刷牙还得照镜子。 
早餐yoko早就在hina洗漱的时候叫客房服务送了上来,待hina换好衣服后,食物早就摆在了餐桌上 
“吃早饭,吃完饭我带你去玩” 
“切,我才不用你带,我自己也能去啊,”

在yoko领hina去乘缆车的路上,hina发现了两个挨着的雪人,一个上面写着村上信五,一个上面写着横山裕。
“kimi啊,你看这个雪人有我们的名字呢....”yoko微微黑线,那是,我那么早起来就为了堆雪人,要是被你当成别人的多冤枉呢 
“嗯,那你猜猜是谁堆的呢?~” 
“那,我猜是你堆的~”hina笑眯眯的蹲在雪人旁边 
“嗯,我的hina真聪明,都能猜出来是我堆的呢” 
“哪也不看看我是谁,你给我跟雪人合影好不好啊~” 
“那我呢,我怎么办,这样好了,我们找人给我们照好了~” 
待yoko找好了,摆好Pose,“好了,保存好了呢~” 
“那麻烦你了,谢谢啊~”yoko送走帮忙的人,又偷偷的给只顾关注雪人的hina照了几张,嗯,真漂亮,还好你只属于我一个人 
“走了哥,我们去坐缆车,不是还要滑雪么” 
“可是雪人怎么办呢,我们不可以带着他们么”hina对这两个雪人很是恋恋不舍 
“好了啊,你想看我等下雪的时候再给你堆好了~”yoko拉着一步三回头的hina走向缆车 
“下面的风景真好呢~”hina感叹着,白白的一片,多圣洁的样子啊 
yoko趁hina不注意亲了上去,“嗯,是啊,风景真好呢” 
“yoko你往哪看呢,让你看下面呢~” 
“嗯?下面,小hina??!你让我看小hina?!这么冷的天气小hina出来会冻到的啦” 
“...........yoko你还敢不敢再无耻点”hina被yoko说的手舞足蹈,乘坐的缆车开始晃起来“啊啊啊啊啊啊!!!!” 
yoko顺势抱住了hina“不怕不怕啊~” 
hina闭上眼睛紧紧的抓着yoko搂着自己的双臂“kimi啊~好吓人啊~” 
“嗯马上就到了~没事了没事了啊~” 
从缆车上下来,hina踩着单板,因为自己始终学不会双板的啊,可是又不甘心看着别人玩,就选择了这个 
“kimi啊~我们比赛好不好啊~谁输了就请谁吃牛丼和章鱼烧啊~!”

“好啊,可是我觉得你会输诶” 
“我才不要,我今天一定要吃上牛丼和章鱼烧!!!!”说完话,hina腿上一使劲就冲了出去 
嗯,其实偶尔和hina来来小情趣挺好的呢,今天自己就慢点好了,请个吃好吃的,然后他请我吃他自己~就这样想着,yoko带上护目镜,朝着目的地去了 

“唔,我好想带回去啊~咱们带回宿舍还可以接着吃啊”在车上hina还在念念不忘滑雪场的牛丼和章鱼烧“真的好好吃啊” 
“好了你回去我再请你吃就好啊”,yoko说着,下回不可以每次出来都让hina开车的,开车开这么远很累的啊 
“嗯,那说好了啊~yoko要请我吃的呢~” 
hina一说自己才想起来明天还有课呢,今天晚上一定要抓紧时间让hina哥休息,又不能干坏事了啊~“好,我明天一定领你去吃~” 


【横雏ABO】从相遇开始喜欢你 B

这节全文网盘了,我觉得里面没什么可是怕被屏蔽。所以直接网盘了,外链一直做不好。

还有,严重OOC了。


开车了开车了!


 密码:du54

【仓安ABO】世界尽头 F 【完结】

F

 

我不会写surprise所以编的很烂 QAQ。原谅我。看在番外有肉的份上。

 

————————————————————————

 

村上拿着大仓的钥匙开开家门,喊了几声也没人应。走到卧室看到被子地下鼓起来一个包。掀开被子,安田躺着的地方已经湿了一大片了。

村上坐在床边“yasu,起床吧,跟我出去”

“我哪不想去”安田的头都抬不起来,他真的很难过

村上把yasu搂在怀里,熟悉的信息素味道让yasu放松了下来,可是难过无论如何没有缓解。“这个地方你必须和我去,不去okura就被别人抢跑了”

“跑就跑了吧,替我告诉他,孩子名字我都替他想好了。”

村上只剩下翻白眼的力气了,什么鬼,他当初就说这么个办法不行,今早听到okura说昨晚yasu的状态就更反对了。这要是横山裕那家伙敢给他来这么一段,他就让yoko永世不得翻身!

“不行,赶紧跟我走”村上已经开始动手扒衣服了。总不能穿着睡衣去婚礼现场啊

“我真的哪里都不想去,尼酱,你放过我吧”yasu抬起头,水灵灵的眼睛不见了,看上去就是红色。

“不行必须去,站直了”把yasu拖下床,从衣柜里拿出比较正式的衣服。这孩子连件西服都没有,这花花绿绿的安田系。赶紧给他换上衣服,不然一会时间赶不上了。

安田没有抵抗的精力,任由村上摆布。收拾的差不多了,就领着他出门了。来到酒吧里,门口就站着两个胖胖的熊猫。一只从背后抱上来,捂住了yasu的眼睛。一只牵着yasu往前走。

这是要干啥,不会是要绑架我吧!我家没tacchon家有钱,我又没hina精明,没yoko白,没亮酱黑,没subaru唱歌那么好,没maru那么有意思,为啥要绑架我??我可以和他们协商一下咩,毕竟我没什么长处啊。他们绑架我会吃亏哒!

在yasu脑内小剧场的时刻,maru和yoko把yasu已经送到了规定位置。

诶?这时候不是应该踢一下我膝盖后面让我跪下么。绑匪好亚萨西喔,还穿胖达装。

Yasu不自觉嘿嘿嘿笑了出来。忽然眼前一亮。啊绑匪哦不maru把手从yasu眼睛上移开了。

Okura穿着西服,安安静静的就那么跪在自己眼前。手里举着一个小小的盒子,盒子里躺了一枚小小的戒指。一瞬间安静的好像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tacchon......”再天然也能对现在这种情况一目了然了啊

“shota,首先我要说对不起,这几天对你这么冷淡。可是,我希望你不要生气,能够接受这枚戒指。”

“唔”yasu瞪着眼睛看着那枚戒指“这是大野学长做的吧”

没错他可爱的shota就是这么的会抓重点“嗯,他一定也很希望我们在一起啊”

Yasu伸出手“那你帮我带上好咯”

Okura赶快站起来抱住了yasu。摸摸这个好几天没和自己在一起的yasu,他一点没变,自己却变得更想念他了。

挂在okura后面的巨大的白色背景布忽然掉了下来。后面坐着自己的家人朋友,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Yasu的脸变得比旁边的玫瑰还红。变得比早上的时候还想哭。把脸埋在okura胸前,眼泪止不住的流。原来tacchon没有去和别人生双胞胎,太好了。

“再哭衣服就湿掉了,就没法参加婚礼了啊”

“诶?”yasu抬起头看着okura,不行完全控制不住了好么!Okura奔着yasu就吻了上去。就算一天没见,yasu都会和自己说好久的话,使劲的抱抱自己。这么多天,他该多难受啊。自己真是过分。Hina早上的头真是pia的对!

“咳咳,婚礼还没开始,新郎就亲吻新郎了。真是不好意思,让大家见笑了”村上信五站在台上看着他俩,这婚礼放在这么两个自由随性的人身上,该怎么按照预定程序走完啊。

参加婚礼的人们渐渐开始鼓掌,Okura搂住yasu的腰和自己紧紧贴在一起。真想把他融到自己身体了。

“tacchon,你真的不会去和别的Omega生双胞胎了吧。”

还有脑子胡思乱想,一会做到你什么都想不起来!

 


【仓安ABO】世界尽头 E

比较短,下节结尾。略长,我第一次写这种半长不短的文,好不舒服,写的不好多多见谅。

番外稍等。

E

 

Okura决定把求婚地点直接变成结婚地点。用了maru的酒吧当作场地。来个大惊喜。自己长这么大还没干过这种事,想想真是激动呢。这几天他已经密谋过好多次了,计划写了好几份,Plan A不行还得有Plan B顶上啊。带着一众尼酱们会都开了好几回了。

可是yasu就不这么想了。他脑子里只想了一件事。为啥tacchon疏远我了。为啥呢?最近晚上一回家tacchon就把他一个人放在家里,说是有事情和尼酱们商量,连亮酱都帮着tacchon,不告诉我他们在干什么。回来tacchon也什么都不说,洗洗直接睡觉。该不会是不吃饭的气还没消下去吧。可是自己已经每天按时按顿吃饭了,还想怎样啊。这么想着yasu也是满肚子气。真是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哼。那今晚回来也一定别和我说话哼,谁说话谁是小狗哼。

10点半了,okura还没回家。Yasu把想要出去找他的强烈欲望压下去,愛回來不回来。躺在床上,摸摸右边。真宽敞啊。Yasu在被子中间挪了挪,想想以前的自己,这个时间正在外边潇洒啊不然就是把自己的奇思妙想付诸实践的时候,看看现在,只能躺在床上等tacchon哦不大仓忠义桑回来。好撒鼻息啊。Yasu摊开成一个大字。这么大的床一个人睡刚好很舒坦。

听到门响,yasu赶紧闭上眼。闭了二十多分钟,也不见okura来睡觉。“哐”的一声又听到了门响。Yasu眼睛眯了条小缝,看了看okura确实没在卧室,爬起来拉开门看到书房门关上了。

!!!!!!!!!!!

“哇!QAQ”安田章大毫无预警的就哭了。

Okura从书房对面的卫生间出来“怎么了怎么了”四处望了望什么都没有,只有shota坐在卧室门口的地上使劲的哭。

Okura在考虑自己要不要过去安慰。因为这就算是自己计划中的一环啊。心思这么细的shota在几天不和自己近距离接触以后肯定会胡思乱想,然后一求婚惊喜翻番啊。可是哭不是自己的计划啊。这是因为啥呢哭起来了。

【一脸懵逼ing】

Okura蹲下在yasu后背上摸着“shota告诉我,为什么哭”

“你...你起来...你别动我,哼QAQ”yasu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我不想...跟你说,你闪开.....你愿意去书房睡就去吧,正好大床我一个人睡”

“诶?我没去书房啊”

“你胡说,我不管,你今晚住书房”

很少见到yasu这个样子的任性。可是okura真的不忍心破坏自己的计划。就把胡乱挣扎的yasu抱到了床上,自己默默的走去书房。

想当然的安田章大一夜没睡,兔子眼加上黑眼圈,彻底不用出门了。早上也就听到个关门声。试探的喊了喊tacchon,也没人应

完蛋了。Yasu脑子里只剩下这个词了。这可该怎么办,从来没出现过这种问题,虽然okura是弟弟,偶尔就是没皮没脸,但是两个人从来没闹过别扭。这回可怎么办。Yasu脑子里开始丰富起来。Tacchon这样子,一定会很吸引Omega。没准他这么早出门就是去找某一个Omega了。然后两个人在一起了,然后永久标记了,然后这个Omega有了tacchon的宝宝,然后生了下来,呀还是双胞胎,然后tacchon就永远属于这个Omega了……

Yasu把被子蒙在脸上。连孩子叫什么都替人家想好了。干脆捂死自己算了。眼泪又流出来了,擦也不想擦了。还擦啥,反正也没人要了。


【仓安ABO】世界尽头 D

剧透:应该是写完结婚就完了但不确定几篇写完,肯定有番外并且肯定会开车。我得立个flag不然我做不到。我要是不写番外不开车我染的头发三天就褪回原色…okura和tacchon,yasu和shota的切换,就是第一人称第三人称的切换,我得证明我不是精神分裂一定要姓和昵称一起用。

 

——————————————————————

 

D

 

总算平安度过了发情期,okura开始考虑下次发情期前的标记了。他决定采取点措施。去拜托了以前的学长大野智,求他帮自己做两个戒指。于是就出现了如下的情景,okura频繁进出钓鱼用品商店。不断奉上上品。然后耐心的等待自己的戒指。这学长手巧艺术气息浓厚,什么都好,就是爱钓鱼。真想比比他和黑皮锦户亮谁更黑。

狡仓同学是这样想的,结婚自然而然就标记了啊。这是公认的嘛,那就来结婚好了。他从来都是个实践派而非理论派。就算是shota这个小天然,肯定也知道结婚就要标记这种事情。

Yasu平时没事干会去maru的酒吧串场,有时候一个人唱,有时候和subaru一起唱。最近两个人新唱的那首ちっちゃいってすばらしい気がする,引起了广大观众的反响和好评。两个小个子在舞台上抱着吉他唱着,台下静静的听着。Maru说这酒吧都要变成幼稚园了。不唱了的时候就看着maru和subaru秀恩爱。大仓下班早的时候就会来逮人,因为他希望yasu的每一面都只对自己展现,唱的那么可爱那么好听,给这么多人听,都知道了yasu的好可怎么办。但是基本okura都没有下班很早的时候。Yasu有很多擅长的方面,美术时尚音乐运动等等。小时候的大仓忠义为了追上他,下了很大的功夫去学习各种各样的知识。后来两个人在一起。才知道,自己只要好好的看着他去完成这些事情就好,毕竟家里不需要两个全才啊。

这才是初夏,天就已经黑的比之前晚很多了。连晚上出来遛弯的人都变多了。Okura把yasu从就把里接出来,手拉着手往家走,就像他们一直以来的样子。忽然okura弯下腰吻了吻yasu的头顶,惹的yasu缩在他怀里笑个不停。

“有这么好笑么?”

Okura捧起埋在自己怀里的小脸,又在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shota就是这么招人,怎么看他抱他亲他都不够。

“好きです”yasu揽住okura的脖颈“tacchon,好きです”说完又把脸埋了回去,因为超害羞的啊。

Yasu前脚刚迈进家门,肚子就咕噜了一声。Okura的小歪脸分分钟耷拉了下来。

“都快十点了!你是现在才用事实告诉我你没吃完饭么?”

Yasu吃得少睡的少,和okura简直就是正反两极。有时候饭点不饿,搁过一顿去是常事。不过从来还没出现过被okura发现的事。Maru那边有时候喊他吃饭他都会说tacchon在家里给他做好了饭,回来呢,就和okura说自己在maru那里吃过了,这小小的骗局还没有被拆穿过。没想到今天被抓了现行。Okura电话打给maru,俗话说孩子寄养出去就是不如自己养啊,连顿饭都不给吃。那边就听到subaru的声音在给maru作证明,证明是yasu自己说的。

这下小歪脸被气的更歪了。蹬蹬蹬的进了厨房,狠命的拉开冰箱门,就像要拆了谁一样。开始准备给shota做饭。还是在读书的阶段,yasu出了名的不睡觉,两个人住在一起后,这个问题改善了很多,毕竟每天躺在一张床上。可是没想到shota竟然在吃饭这个问题上骗自己。

Yasu站在厨房门外考虑,要不要进去说抱歉呢。可是自己就是不想吃饭啊。但是自己也不想让tacchon生气。最后还是决定进去道歉。刚推开门,okura就说厨房有油烟,你出去。可是yasu还是走了进去,关上门,慢慢从后面抱住okura。

“tacchon....”软软糯糯的小声音

“我说了让你出去了”

“tacchon,你不要生气好不好,生气脸就变得更歪了”

Shota还是这么一如既往的不会抓重点!

“现在问题不是脸歪啊”okura一个没憋住笑了出来,笑点低真是大病得治,从来就没严肃过“问题是你瞒着我不吃饭啊”

“我不是故意的啊。我不喜欢吃外边的饭”再蹭蹭,再接再厉,tacchon马上就要原谅自己了

“那你这回不要去唱歌了,每天我领着你,到点就在店里吃饭”

“那怎么行,我还要赚钱养活tacchon呢!”他的提议遭到了shota的强烈拒绝“我以后记住吃饭就好了嘛,我不唱歌,谁来养家!”

看着yasu义正言辞的样子。Okura彻底被击沉了

“好好好,你养家。”

从此以后,饭后一电话变成了okura和maru的标准日程。自觉性低就得全靠监督啊监督。



——————————————————————————

球聊天啊球聊天

【仓安ABO】世界尽头 C

C

 

Yasu的发情期持续了将近一周才结束,幸好有yoko的新抑制剂,才能让okura一直守在他身边,不被浓重的草莓味干扰。好几次大仓妈妈都让okura把yasu带回家,觉得他照顾不好yasu。都被他回绝了,先不说他照顾的很好,就算不好还有hina他们啊。Yasu太温柔了,如果妈妈提出标记的问题,yasu一定会同意。可是他想听yasu坦诚的自己表现出这种愿望,而不是通过别人提醒或者强制。

之前在照看自己家店铺的okura最近也没有去,只是呆在家里陪着yasu,生怕再出什么乱子。虽然在别人看来,最大的乱子就是他了。没事干就要亲亲要抱抱,撩的yasu心猿意马。这样度过发情期,你们不危险谁危险啊喂。一直在家呆这么久,饶是yasu也闹腾着要出门了。哪怕就去公园里转转也好啊。可是okura坚决反对,这么香甜的味道,他出去得被多少狼瓜分啊。光是想想这飞醋都酸。

晚上吃完饭,okura洗碗yasu泡澡。分工明确。在okura迅速完成任务以后,来到卫生间门外“shota,差不多就出来了,时间久了我怕你头晕”

浴室里静悄悄的。“shota?”okura慢慢推开们,哪里有人啊,就浴缸里咕噜咕噜吹起来几个泡泡。赶紧跑过去伸手捞进去。

“诶?Tacchon怎么进来啦”被okura从水里捞出来的yasu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把前发都顺到了后边

“你吓死我了知不知道,我在外面喊你没人应。进来看不到你,还以为你睡着沉到浴缸里了”okura紧紧抱住yasu“你真的吓死我了”

Yasu听着okura说话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也被吓的不轻,意识到了自己过于大条的问题。真是的!谁总说我家tacchon幼稚孩子气啊,看看他,多成熟。并不,他只是没有你天然。毕竟他是狡仓。

“超级对不起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yasu在okura背上拍拍“而且,tacchon衣服也湿了诶。这可怎么办。”

Yasu扁扁嘴歪着头看着okura。这时候的okura只想仰天长啸别这么看着我啊啊啊啊这么可爱我怎么把持的住。忽然okura改变了自己长久以来的想法。Shota这么天然,什么时候才能想到标记这种事情。我不强迫,我引导。引导,广义上来说是指通过某种手段或方法带动某事务的发展嘛。帮助帮助一下。在安田章大还在思考湿衣服的问题时。大仓忠义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人生大事了。毕竟他狡仓分分钟就能看出狡户的想法。哼,亚萨西的yasu对谁都很好,对黑皮锦户亮尤其好,搞的锦户亮总是惦记着他的shota。大学还没毕业就死缠烂打的跟着yoko尼酱他们出来自立门户,还不就是为了能多看到shota。不见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每次村上信五的发情期来时,就会撵锦户亮回家去住,倒不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横山裕就是私心不想让自己的弟弟看到hina那双全世界第二好看的眼睛媚眼如丝的样子。就算标记了也不行,看看也不行,怎么也不行。还有嗯嗯啊啊什么的简直就是催情剂,上次发情期横山裕悄悄放在床头上的录音笔,事后忘了收,被锦户亮这小子发现上报村上信五,自己将近一个月没上床睡觉。这种错误不能再犯。毕竟hina太正直,说一不二,尤其是对自己。

这边丸山隆平也很苦恼啊。他什么也没干,也将近一个月没上床了。就因为subaru说新买的吉他要日夜在一起才能感化吉他然后演奏出惊天动地的好歌。什么鬼,说真的subaru你有那副好嗓子就好好么。而且吉他也不用感化,反而我比较想感化你,我是你Alpha啊QAQ。还在读高中的时候有一阵subaru把自己搞成了秃子。Maru自己在家憋了一天,决定和subaru暂时绝交。想等到subaru头发长出来再和他一起玩。没料到第二天去学校看到subaru没头发还是这么好看啊啊啊怎么办才好啊。就被周围人认定他是subaru痴汉,没错就是我爱的样子你都有的痴汉。想想自己能把这傲娇小野猫收了也是艰难,毕竟每晚都去自己家酒吧撩汉子的小野猫不是那么好收服。Maru也在考虑是不是该换一种营生了。Subaru比hina都大,可是还没标记,这种事,难说啊!

为啥他们脑子里都想的标记,并不是啊,横山裕不是啊,横山裕脑子里就在想羞羞的事,因为他已经完成标记了啊。



【仓安ABO】世界尽头 B

我没有打横雏丸昴的tag。因为我怕我打上了写不好会被大家说。

 

 

B

安田章大回到家就爬上床了,蹬掉鞋子,衣服都没脱就赖在了床上。张开双臂“tacchon,要抱抱QAQ”

我天,大仓忠义捂住小心脏,刚才就是感觉心脏被biu的射中一箭啊。怎么能这么可爱啊二十多年了啊怎么还是这么可爱啊。同时也无比的庆幸搬出了家里,能和shota每天都在一起,不然这么可爱的Omega成天被别的Alpha盯着,自己没准会变态到想杀人啊。当然大仓忠义也不是无时无刻想着这种事的,毕竟最重要的事是标记啊标记。说起来信五尼酱被标记的时候分明差不多大小啊,我就知道年龄小只是个幌子的。

“来了来了”大仓忠义强迫自己冷静的放好小天使甩下的鞋子。然后慢吞吞的在床边绕了一圈,才准备上床

“QAQ你快一点。”少见温柔的shota会这个样子。大仓忠义躺到床上把安田章大放到自己怀里。牙白,自己真是个傻子啊傻子,味道这么浓怎么没闻出来啊!这是发情期来了啊。这股草莓味甜的大仓忠义只想扑上去啊这是生理反应啊。现在要哭的绝对不是shota应该是自己啊。按说打过抑制剂了。暂停解释一下这并不是我们Alpha君tacchon无能谢谢,这是尊重!尊重!你们凡人不懂!

多亏打了抑制剂,不然就不是现在这种样子了。大仓忠义赶紧跳到地上给村上信五打电话。

村上信五和涉谷昴赶来后,就把大仓忠义赶出了家门。Okura绝对不是自愿出去的,他不想离开自己的Omega,靠着门板抓心挠肺的痒啊。Shota这样他也很难受啊。Maru拉自己去他家喝酒,可是现在okura哪都不想去,因为走到哪都是惦记家里的小草莓。可是又没有办法,hina和subaru都怕自己强行标记了shota,他们到底在担心什么啦!最小的大仓忠义总是不能理解。其实我猜他们是担心你俩还是孩子完全不能照顾孩子这个问题。

Yasu软软的赖在床上,满脸的潮红色。口中一直喊着“tacchon”听的subaru都心软了。

“要不把okura叫进来吧。反正这针抑制剂下去,一会yasu就过劲了,现在叫进来也没事吧”

“你也说了一会就过劲了,现在叫进来你不是要逼疯okura么。这味道浓的我都能闻到”村上信五也心软啊,yasu这么温柔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抑制剂在发情期没发挥作用,而且理论上发情期再注射,也不管用了。这次带来了横山裕的新配药,本来想造福城里的广大未被标记的Omega的,结果被yasu先当了小白鼠。

等到安田章大味道稍稍淡下来,涩谷昴回自己家把大仓忠义揪了回来“什么时候啊maru你还拉着他喝酒”

眼看自己家的小猫又要炸毛,maru赶快把酒瓶子收起来,和subaru一起把大仓忠义送回自己家。

“shota!!!!”回到家的okura就像个小孩子一样,急急忙忙扑到yasu身边。“你还有没有很难受啊。”把安田章大搂到自己的怀里,一下一下的摸着shota软软的头发,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了,有两三次了,抑制剂在shota身上都出了问题。之前也有去看过医生,医生推荐的方法就是标记。可是在yasu正式点头同意之前,okura不想强硬的标记他,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

一整晚okura都没有睡,就只是抱着yasu。第二天丸山隆平看到大仓忠义眼下边大大的黑眼圈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毕竟感同身受过。也只能拍拍肩膀聊表安慰。大仓忠义学的一手好厨艺,把yasu伺候的像坐月子【X一样周到。不知道是自己的原因还是怎么,总觉得家里还有淡淡的草莓味道,真好闻。

横山裕上班前来okura家里看看yasu,作为专门研究ABO的他,能多次让抑制剂失效的Omega和能克制住自己的Alpha其实并不多见,他要利用这个便利条件多多观察研究。而周围人对横山裕的一贯看法都是,这个笨尼酱,什么都研究不出来吧。


————————————————————————

大家和我多多聊天啊QAQ


【仓安ABO】世界尽头 A

我喜欢写没皮没脸攻没皮没脸!。而且明明超没有耐心和定力还喜欢写长文。麻烦大家多多鞭策我!开不开车看情况,因为怕出车祸。CP主仓安。有横雏丸昴。还有亮我【X并没有你谁了。而且我只会写甜文HE,同时偶尔伴有小虐小雨,请注意打伞。只能写这种模式,有什么推荐的设定请告诉我这个设定苦手。一直想写ABO,没准会双开。我也是自不量力。而且我是不写大纲星人,有GN的好建议我会随时收进来哒。因为实习期闲赋在家,所以更文时间不定。同时我也是不把设定说清楚不舒服斯基,所以开始会比较啰嗦。

背景我参考了村上春树大神的《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而且我也超喜欢这名字。但!相!信!我!文不对题!且我发的两文(过段时间会发冷酷仙境)没有一点关系,就当作是我借用大神这个名字就好。OOC。

前言

真想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尽头,就算有,站在你身边的,也还是我。

A

 

安田章大从未走出过这座城市,从出生一直到现在。他有时会问大仓忠义

“tacchon你说外面是什么样子啊。

”“不知道”大仓忠义才不会关心这些好么,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和shota腻一会或者去和哥哥们玩会游戏,谁管外边什么样啊。

村上信五进来看到的就是这种场景了,一只巨大的“鸟”挂在小小的yasu身上,yasu还笑的甜甜的看着他。真是バカcouple。抄起书就pia在了大仓忠义的头上

“你给我下来,像什么样子,我看yasu都是被你压的不长个了。”而且Alpha浓厚的味道真怕刺激的yasu控制不住发情。

大仓忠义揉揉脑袋,松开安田章大,一阵腹诽,可我就是想挨着shoda啊,shota身上超好摸超好闻。

其实说起来,没人走出过这个城市。看门人老爷爷据说也没有出去过,一代一代人都是这么过来的,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出去,出去干什么。这座城市刚好不大不小,正好容纳这些人,恰好,这些人也不想离开这座城市。他们和所谓的常人生活无异。从小到大吃饭睡觉交朋友,读书上班结婚生子。偶尔也看个电影跳个舞,可能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从未走出过这座城市,

这城市里有7个孩子从小一直玩到大,排排站好就像山丘一样凹凸不平。现在总算大学毕业,他们七个人火速脱离了父母的管辖,在森林附近新建了自己的房子,每处房子隔着距离,又不是很远的距离。毕竟Omega的味道有时候真的不甚安全。开始想住在一起的他们考虑到这个问题,还是选择分开住,所以站在山上望过去,就能看到快要进入森林的地方,有三幢大房子,第一幢严肃正经的就像这家的Omega,第二幢上面才是新建的房子就涂满了涂鸦,这就是所谓的艺术啊艺术。第三幢则是挂满了毛绒玩具【X】以及彩色的墙体和屋顶。记得上次看到这样的三幢房子还是在三只小猪的故事里。没错,我们这里住了七只【误】。

“我们回来了”横山裕领着锦户亮刚进门,就闻到了咖喱香。完蛋了,今天一定不只他们家的三个人吃饭,不然hina才不会做咖喱。一大一小兄弟俩踢里踏拉的换上拖鞋,纷纷带着张臭脸走进客厅。果不其然,沙发上坐着参差不齐的四个人,很明显的倒是两两挤在一起,锦户亮超级不屑的“哼”了一声,开始回屋去做今天教授刚留下的论文。这教授天天留论文天天留论文,哪有那么多东西可论!想论他自己论啊!他还不是成天粘着信五尼酱!没错那个凑表脸留论文的就是自己的哥哥横山裕。

“subaru我给你看我新想出来的一发技好不好”

“不好”

“suba suba subaru”丸山隆平在涉谷昴旁边直劲的起腻,逼的涉谷昴没办法的一爪子哦不,一手在丸山隆平脸上抓出了三道血印。讲真丸山隆平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是一个Alpha啊Alpha。不然怎么能这么强悍,让他这个货真价实的Alpha屡屡受挫。要不是固定的发情期,真的会误认啊。

说道发情期,这几个人中,被正式标记的也就只有村上信五一个人,平常其他人的发情期,也就是靠暂时标记度日。毕竟野猫不是那么好标记,而岁数小也是很正经的挡箭牌。

直到村上信五把晚饭端上桌。锦户亮的论文还是没开始动笔。

“ryo酱,吃饭了,别写了。告诉你们教授,你写不来啊!”村上信五始终没想明白横山裕这个死弟控为什么在ryo酱正式进入他的课堂以后变得如此的ドS,而还有一个村上信五不知道的是,在课上,锦户亮从来没听过课,因为他永远都把重点放在他尼酱说话上,如果按照技能点来说的话,锦户亮这吐槽尼酱的技能点怎么都能排到全服第一了。真是所谓的相爱相杀。

“吃饭了我跟你们说话没听到啊”怪不得当时盖房子的时候这四个小兔崽子不遗余力的来帮忙,一个劲的扩大房子面积,就是为了这个啊。更过分的是给他们这三个人住的房子建出了四个卧室。别问为什么,都是眼泪。


——————————————————————

喜欢的GN要多和我聊天啊QAQ,不然敲撒鼻息的。